【在这里读懂良法善治】司法社工帮扶特殊未成年人:关注他们 他们的生命也许能出现转折

  央广网北京9月25日消息(记者王晶)社工参与未成年人司法工作,是关于爱与救赎的故事。

  每一个司法社工,都希望出现在未成年被害人需要的时刻,李涵也是。

  她的工作,就是围绕着一群特殊的未成年人。

  未成年人涉嫌犯罪通常有背后原因,譬如家庭监护缺失,或者受到社会不良因素的干扰。有经验的司法社工,会在帮教的过程中,更有针对性地发现涉罪未成年人家庭监护或者学校教育中的问题,并且可以辅助检察官专业地解决这些问题。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执法办案管理中心(央广网记者 王晶 摄)

  见到李涵,是在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执法办案管理中心,这是北京首个执法办案管理中心。

  2015年10月,北京市海淀分局在全国率先建成首家“一站式办案、合成化作战、智能化管理、全流程监督”执法办案管理中心。为了做好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工作,未成年案件一站式办理便是其中一个机制,北京超越青少年社工事务所入驻执法办案管理中心,而作为北京市首批在审前阶段对涉罪未成年人开展社会工作服务的专职司法社工,李涵负责为未成年人提供社会工作服务。

  走进在办案管理中心设置的帮教房间内,墙体是暖色的,桌上还放了两只可爱的小熊。一面黑板上清晰地标注了社工的职责,并悬挂着一张“违法未成年人教育矫正工作流程图”,其中包括如何评估未成年人的需求、收集未成年人背景资料等诸多细则。

  “包括很多受到社会较多关注的案件,从警察把被害人叫到派出所做危机干预开始,到创伤疗愈,再到社会关系和社会功能的修复,社工都会从头跟到尾。”10年的时间里,李涵所在的北京超越青少年社工事务所的司法社工们,已经为北京五千多名未成年人提供了专业服务。

  李涵说,现实工作里遇到的每个孩子,基本都带着成长中的累累伤痕。他们带着反抗的“勋章”走向社会,才发现从没有机会学习解决困难和适应社会的能力。

  例如,未成年人在递烟的过程就是在寻找行为认同,她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谈到这一点。“他们在努力寻找谈资,就是希望有机会和其他人聊天从而获得关注,其实是希望有一个群体归属。因为这种认同和归属是他们在学校和家庭无法获得的。”

  记者了解到,未成年人检察与成年人检察相比,最大的区别在于要通过办案去联动解决未成年人涉罪背后的基础性问题。“每一个罪错少年都应该被帮助,无论他曾犯下怎样的过错,这是一名司法社工的职责所在。”李涵说。

  李涵和同事们尝试了很多帮教方法,一点一点帮这些年轻人去掉心里的戾气,重新建立起对生活的热爱。“城市历奇”就是他们发起的一个实践探索项目。社工专门带领这些孩子利用周末时间在社会环境中开展户外活动,让孩子们在“历奇”的过程中完成任务,锻炼意志力,让他们更好认识社会,社工也在这个过程当中更好地认识、了解他们,进而帮助他们。

  “2016年起,我们组织了近400次活动,包括在北京大街小巷徒步、上山捡垃圾、整理共享单车、帮助陌生人等。”李涵和其他社工带着犯错的少年,丈量着北京的每一条地铁线,二环路、三环路、四环路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强化犯罪临界预防,从源头上最大化教育、挽救、救助涉案未成年人。”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网络与信息法研究室助理研究员刘灿华表示,当下,在司法机关加强对未成年人保护的同时,司法社工作为一种重要的社会力量,在附条件不起诉考察帮教、社会观护、被害人救助等方面多元化介入,在预防未成年犯罪、涉罪未成年人不良行为矫治和减少重新犯罪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过去的10年里,李涵和她的同事们接触过的80%的孩子都顺利地复工复学、回归社会,服务群体再犯率只有3%。这组数据让她相信,“我们有极大的可能去改变他们,而不应该轻易放弃他们。”

  她觉得:“我们去关注他们,也是对他们的生命负责,他们的生命也许能出现转折。”

Author: HgpVEqgN